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华为那么大,容不下姚安娜

时间:03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5

华为那么大,容不下姚安娜

从“哈佛毕业生”“华为二公主”“顶级名媛”,到如今的“娱乐圈关系户”“灾难表演艺术家”。姚安娜也没想到,出道后的短短四年里,自己身上的标签就完成了一轮如此彻底的更新换代。如同一片看似平静的海面,一头扎进去后,她才感受到刺骨的海水,与随处可见的暗礁。黑红也是红,逐梦演艺圈第四年,“华为二公主”姚安娜终于等来一次爆红。2月21日,网剧《猎冰》正式上线,开播前便赚足关注。毕竟,这是《狂飙》爆红后,张颂文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。同时,也是姚安娜第一次主演的影视作品,就连华为官方微博都发布文案,宣传该剧。电视剧《猎冰》剧照客观来看,作为一部网剧,《猎冰》强故事性的警匪内容,搭配主演张颂文,以及曾经导演过经典悬疑电影《风声》的导演高群书,这样的组合本应不会出错。没想到,播出第一天,这部剧就顶着“姚安娜演技”的热搜,出了圈。姚安娜登上的微博热搜在剧中,姚安娜饰演了一位与罪犯斗智斗勇的缉毒警察,角色设定十分适合她想要摆脱“时尚名媛”的需求。但奈何,作为演员,她的天分与经验确实欠缺。抛开木讷的表情变化与拙劣的台词功底,剧中错误的拿枪姿势也让人质疑,她是否有在角色的研究上下足功夫。《猎冰》中的姚安娜许多网友纷纷喊话任正非,让他劝女儿放弃演戏:“华为那么大,难道没法给姚安娜安排一份工作吗?”就连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的编剧汪海林,都公开批评姚安娜的演技,称其“软硬件条件都不够,没什么天赋,应当尽快转行。”汪海林评论姚安娜演技关于姚安娜带资进组,导演向资本低头的质疑声也与日俱增。高群书不得不公开回应,称选用姚安娜并非因为所谓资本,而是因为她“没演过戏、足够质朴,很适合演警察”。而自己不仅没“收华为红包”,《猎冰》还是他近十几年来制作成本最低的一部作品。导演高群书发微博回应张颂文也紧随其后发布微博:“每个观众对一部影视作品,都有喜欢的理由和不喜欢的权利,这是正常的。”张颂文回应处在风暴中央的姚安娜,始终没有发声。直到3月1日,《猎冰》迎来大结局,姚安娜终于回应,表示自己接受善意的建议,未来会继续成长。姚安娜回应从2021年1月宣布出道至今,姚安娜在娱乐圈里的存在感始终不高,作为演员,她的观众缘不算好,作为明星,她又被诟病星味不足。入行4年,除了刚宣布出道那年上过几次热搜,其余大部分时间,姚安娜都不温不火。但只要出圈,一定是因为被嘲。姚安娜她发专辑,被网友形容为“很努力,但五音不全”,她跳舞,收获的评论全是“公主开心就好”,她拍杂志封面,又被网友评价为“穿的像一个女企业家”。似乎,身处娱乐圈,姚安娜依旧“水土不服”,且至今尚未找到破解良方。2021年,姚安娜计划出道,出道日期定在23岁生日当天。为此,她特地制作了一支纪录片,取名《破格公主》,片中记录下姚安娜准备出道的全过程,包括减肥、形体训练、唱跳学习等。过程中,她聊起自己的成长,并罕见谈及姐姐孟晚舟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只喜欢姐姐,不喜欢我。”遗憾的是,无论是对于这支出道视频,还是姚安娜的自我剖析,观众都并不买账。原因很简单——姚安娜出现在娱乐圈,就意味着某种公平被打破。正式出道之前,姚安娜没有接受过科班教育,没有经历过训练生时期,甚至没有一部影视作品。在她的解释中,决定进入演艺圈,是“对自我的探索”。但正是这样一个零经验的女生,却出道便能签约国内最出名的娱乐公司,请来顶尖音乐人制作专辑,还登上各大时尚杂志封面,拿下多个热搜。究其原因,只有一点:她的父亲是任正非。姚安娜姚安娜出生在1998年,原名姚思为,她的母亲姚凌是任正非的第二任妻子,在此之前,任正非还有过一段婚姻,生下儿子任平和女儿孟晚舟。和姐姐孟晚舟的成长过程不同,姚安娜出生时,任正非已经度过最为艰难的创业阶段,华为市值已达89亿,迎来飞速成长期。姚安娜小时候作为任家最小的女儿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姚安娜,自然走得也是精英路线。在母亲的安排下,5岁时姚安娜就开始学习钢琴、书法与音乐,9岁练习芭蕾舞,15岁时成为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获得者。姚安娜2015年,姚安娜以ACT(美国大学入学考试)满分的成绩,提前被哈佛大学录取,进入电脑工程和统计数据专业。按照这个路径,姚安娜也许会像姐姐孟晚舟一样,在毕业后加入华为,辅助父亲打理家族生意。但很快,大众发现,任正非的这个小女儿有自己的想法。姚安娜旧照(左)2018年,姚安娜受邀参加“世界十大顶奢晚会之一”的巴黎克利翁名媛舞会。克利翁舞会举办于每年11月,前来参加的都是全球顶级名媛,筛选条件极为苛刻,就连特朗普的女儿申请,都曾被拒之门外。舞会上,名媛们的舞伴不是豪门继承人就是各国王子,姚安娜当年的舞伴就是比利时王子。姚安娜与比利时王子也正是从这一阶段起,“名媛”这一标签被贴到姚安娜身上,她的社交软件上,常常会出现出席各种时尚活动的照片。姚安娜与朋友她的密友则分别是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欣,以及“富二代”袁九儿。那时,媒体还给她们起了一个名字:“留美千亿三姐妹”。何超欣、姚安娜、袁九儿似乎,相较于家族事业,姚安娜更喜欢丰富多样的娱乐圈与时尚界。而这一切都成为了某种铺垫,为她决定进入演艺圈,埋下伏笔。在为数不多聊起家人的时刻,任正非曾提及自己对于孩子的歉意:“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们,因为工作忙,常常出差,和孩子们往来很少,亏欠很多。”姚安娜也在采访中说起,成长过程中最缺少的就是和父母相处的时间。所以对于女儿进入演艺圈的决定,任正非始终持支持态度。一方面,他不希望女儿有遗憾,另一方面,他认为哪怕摔跟头,年轻人的路也要自己走。姚安娜参加名媛舞会时,任正非还破天荒接受了外国媒体进入他家拍摄全家福的邀约。任正非与妻子姚凌、女儿姚安娜虽然出道就拿到顶级配置,又有父母支持,但姚安娜进入娱乐圈后走得并不顺遂。在她的人生中,关于演艺圈的经历并不算多,几乎一切都要从头积累与学习。比如出道不久,姚安娜就参与了综艺《中餐厅》的录制,在第一期节目中,当初次见面的黄晓明与周也热络聊起母校北京电影学院时,坐在一旁的姚安娜接不上话,只能尴尬微笑。而与她有关的话题,总是围绕着“父亲任正非”与“华为二小姐”这两个关键词。《中餐厅》中的姚安娜另一个原因则是,她身上的“星味”太少了。入行三年,她发专辑、拍杂志、出演短剧,都未激起太大水花,账号粉丝迟迟没有突破200万,每条微博底下的评论数常常只有两三百。出现在综艺里时,她不太爱说话,表现欲极低,总是闷头干活,一档综艺下来,她甚至没有一个热搜。姚安娜的音乐老师曾如此评价她:“很努力,但个人风格太少。”这也似乎正是姚安娜不红的原因:无论是从实力、风格还是外貌上,她都并不突出。过程中,姚安娜也有过成绩。《猎冰》之前,姚安娜曾以配角的身份出演过《去有风的地方》,戏份不多,却收获了小范围内的好评。《去有风的地方》中的姚安娜2022年5月,由姚安娜主演的短片《海边升起一座悬崖》获得第7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短片金棕榈奖,孟晚舟还罕见地发布了一条朋友圈表示祝贺:“从小到大,不常夸你努力,却时常被你惊喜。美好总会慢慢沉淀,芳华总会静静开启。”只不过,这样的片段在姚安娜的演员生涯中并不算多,这条“沉淀绽放”之路,她走得也并不顺利。如今看,姚安娜所经历的,似乎也成为许多富二代、星二代们在进入娱乐圈后,所需要处理的境况。姚安娜所在的“天浩盛世”演艺公司内,还有一位有名的星二代,陈凯歌与陈红的儿子陈飞宇。陈飞宇与母亲陈红父亲是名导演,母亲是名演员,陈飞宇进入演艺圈也是意料之中。10岁那年,还顶着一脸婴儿肥的陈飞宇,就出演了父亲导演的电影《赵氏孤儿》。《赵氏孤儿》中的陈飞宇2017年,他凭借电影《秘果》正式进军演艺圈。之后,顶着“陈凯歌儿子”的头衔,送到陈飞宇手中的都是顶级项目。出道后,他出演大腕汇集的献礼片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主演过电影版的《最好的我们》,还与影帝廖凡搭档,出演迷雾剧场出品的《淘金》。无一例外,都以扑街告终。《淘金》中的陈飞宇虽然人气不低,陈飞宇似乎始终离爆红差一口气,相比作品,人们更津津乐道的是他在综艺里的表现,以及他“阿瑟”的外号。好不容易凭借与张婧仪主演的偶像剧《点燃我,温暖你》收获一波热度,却被爆出恋爱私密照,事业遭受重创。关于这些“二代们”,网友们有一句经典评论: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可有人生来就在罗马”。当陈飞宇“翻车”后,这句话在他身上被改为:“阿瑟出生在罗马,所以他每一步都会离罗马更远。”“星二代”的故事总是类似,如今再看陈飞宇参演的第一部作品《秘果》,剧中的女二邹元清也是名副其实的“星二代”。邹元清邹元清是演员闫妮的女儿,2016年,她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第二年就以主演身份搭档闫妮,出演母女题材电影《我是你妈》。《我是你妈》中的闫妮与邹元清之后几年,邹元清没停下演戏,先后以配角参演了《山海情》《欢乐颂3》等热门作品。作品火了,作为演员的邹元清却始终没有被记住。在观众看来,无论是外表还是演技,邹元清都没有太高辨识度。过程中,她也尝试过主演电视剧,得到的评价是:“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当演员了吗?”电视剧《山海情》中的邹元清2020年,邹元清参加综艺《演员请就位第二季》,节目上,导师陈凯歌曾如此评价:“她家里就有一个特别好的老师,她可以跟她妈好好学学。”对于女儿的表演梦,闫妮始终支持。前不久她主演电视剧《外婆的新生活》,意料之中,邹元清也出现在演员列表。邹元清与母亲闫妮在演艺圈里,这种“捆绑出演”并不少见。去年年初爆红的《狂飙》中,《人民的名义》中饰演“达康书记”的吴刚客串出演。吴刚而他的儿子吴羽卿,则饰演了张颂文继子、成年“高晓晨”一角。因为演技浮夸、台词功底差等原因,他被网友称为“全剧演技最差的演员”,骂上热搜。《狂飙》饰演“高晓晨”的吴羽卿并非所有进入娱乐圈的“星二代”都无法成为实力派。比如同样出演《狂飙》,在其中饰演反派“杨健”的王骁,其母亲王馥荔曾拿下金鹰奖视后,是演艺圈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。《狂飙》中王骁扮演的“杨健”但王骁出道后却从配角演起,凭借演技一步步征服观众。接受采访时,他曾说:“不管这个人的父母得到什么样的成就,也不管给他铺了什么样的路,真正摄影机一转动的时候,还是靠这个孩子去演。”父母只能领进门,修行还得看个人。杨健聊“星二代”对于这些“星二代”而言,父母的名气是他们进入娱乐圈的台阶,也是牢笼。因为身世,他们出道就自带流量,却也需要承受更多的审视与议论。如同进入一所学校,在被“破格录取”的同时,他们也面临着“跟不上学业”“成为差生”的可能。能否顺利毕业取得学位,或许要看个人造化。姚安娜另一方面,他们也很拧巴。在享受出身带来红利的同时,他们又渴求摆脱这一切,比如姚安娜就曾在纪录片中感叹:“我希望有朝一日,大家提起我,想到的是一个艺人,而不是任正非的女儿。”陈飞宇也曾在晚会上公开喊话陈凯歌,希望再过几年,当人们介绍自己时,不再是“陈凯歌的儿子”,而是在介绍陈凯歌时为“陈飞宇的父亲”。如何在演艺圈中“找到自己”,成为了他们漫长的课题。陈飞宇与父亲陈凯歌无法忽视的是,虽然娱乐圈里确实存在所谓“资本”,但一个明星能否走红,背后的影响因素还有运气、天赋与入行时机。对于富二代、星二代而言,他们幼年便能够近距离见识到娱乐圈的五光十色,以及“明星”这一被无数人追随的职业,所以很容易被吸引,想要成为“闪闪发光”的人。但同时,也正是因为他们“站得高”,忽视了这个行业光亮之外的灰暗,直到真正入行后,才终于品尝到个中辛酸。姚安娜随着时间推移,那批“00后”,在娱乐圈注视中长大的孩子们——黄磊的女儿黄多多,李湘的女儿王诗龄,郭涛的儿子石头,以及李小璐的女儿甜馨,很快也要到选择“是否进入娱乐圈”的时刻。他们的选择又将会带来新的故事。选择本没有对错,但过往的故事,能为他们的选择提供某种参照:父母的名气与能力不会遗传,他们的观众缘与运气也不会转移,能否在娱乐圈找到位置,更多的还是要看向个人、时代与运气。认清这一点后,或许,这些“二代”们的弯路,会少走一点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